Posted in 生活+游記

法國生活:這個春天36天 武漢肺炎襲擊

我叫珍妮,是Voyager en France部落格的作者,本部落格收集法國本土人文風情,分享百分百的在地旅遊資訊,帶您深入法國!
法國生活:這個春天36天 武漢肺炎襲擊 Posted on 17/09/2020發表評論
我叫珍妮,是Voyager en France部落格的作者,本部落格收集法國本土人文風情,分享百分百的在地旅遊資訊,帶您深入法國!

—— 2020年春天,法國爆發武漢肺炎(COVID-19,又稱新冠病毒)疫情 寫在禁足期間

36天了,我總共才離開家門5次。恰恰,這個春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,我在法國生活已17年,印象中,這個春天是我到法國以來,第一次遇到連續一個多月地天天都是好天氣!但是,全法國上下卻籠罩於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的恐慌之中,法國有史以來罕見地全國封鎖,繁華的法蘭西瞬間變成空城。

2020年,本來我的差旅行程已安排滿滿的直至五月份。“親愛的,我想你應該儘快回來。”3月12日老公在我的手機上留言說。3月14日坐上火車從南部回家。之後,一切行程不得都取消了。

我們計劃四月底春假到意大利南部旅行一周,目的地不在疫情嚴重的地區,都已訂好的民宿,3月底,房東自動退回了款。1月中,我還公差去了意大利一趟,那時一切仍是風平浪靜。

今年,我老公有一個大計劃:夏天暑假自駕游東歐十國,聖誕節就開始研究路綫的他很失望這次計劃今年肯定實現不了了。

世事難料,天有不測風雲,這些話平時説得多,但這次,好像什麽語言都不夠分量來形容,整個地球,全人類正在面對一場生死考驗,比科幻電影裏的正邪大戰還要激烈。

法國3月17日開始禁足,到4月21日執筆,已整整36天。我們這裏一向平靜的小鎮變得更加平靜,或許當地人萬萬不會想到,這事怎麽會發生到這裏來?

法國 生活
我家在一個長長的峽谷之間。

36天來,清楚記得第1次出門是3月21日星期六,適逢這天法國時間改爲夏令時,少睡了1個小時覺,還好,沒有太大時差感,我們一家四口決定到戶外散散步,寫好了四人的出門證明,從家裏出發,往家朝南方向走,我們是住在一條長長的峽谷之間,家的左右兩邊都是山,這次我們要爬到南邊的山頂去,住在這裏8個年頭了,還從來沒爬過,只知道山頂上有個信號塔,每到秋天或冬天,我特別喜歡山上的秋色和雪景。穿過一條條通往山上的小徑,經過一戶一戶人家(當然,人們都留在屋裏),小鎮上很多別墅、平房都是在斜坡上,互相獨立,平日都是非常清靜的,其實隔不隔離都不影響。那天,天氣特別好,一路上偶爾遇見零星的幾位同樣出來散步或跑步的人,到山頂要攀近800米的落差,兜一圈回家,2、3個小時,走了約5、6公里。後來,很快有規定,出門只能在離家方圓一公里的範圍。

法國 生活
小鎮上的塔樓

第2、3、4、5次出門,都是去超市購買足夠全家一周至兩周的食物。同樣的習慣性購物單,同樣的超市,只是顧客少了,大家臉上多蓋上了一面口罩。偶爾和某位太太或先生迎面擦身而過,會看見對方只露出一雙藍眼睛的臉孔投來一絲友善微笑的眼光。

法國 生活
家裏後院。

36天了,白天日照一天比一天長,時鐘由冬令時針又撥快了一個小時,花園的草坪越來越濃密,野草也隨之開花了,花園四周的灌木既變綠,又多彩,青綠的榛子樹、紅葉樹、櫻花樹、黃花樹,早上太陽起來時,打開窗戶,鳥兒已在嘰嘰喳喳唱個不停,不知它們是否是在議論“人類發生大事啦”之類的話題呢?

36天了,後門露臺花池那三棵香蕉樹,在保暖保護下順利過冬,翠綠的大葉子正在努力展開。花池裏的鸢尾、郁金香、木蘭花,還有小花都爭相開花,各展嬌姿,看,我最喜愛的牡丹花又長出新芽啦,期待花之王快快生長,開出最美的花朵來。花池的旁邊,是一棵櫻桃樹,去年開花時雨水多,現在天天陽光燦爛,密密麻麻的小白花謝掉后,一個個綠色的櫻桃果子挂滿樹。

法國 生活
粉白色的郁金香

如此美麗的春天,和收音機、電視裏天天聽到、看到的消息顯得十分不對稱。雖然呆在家中的日子很休閑,但有一種無形的巨大的壓力,因爲一向非常正常的生理反應突然被打斷了。還好,網上一查,發現大部分法國女性有同樣問題。

居家上班 老公變“同事”

“喂,您好,櫻桃先生(Monsieur Cerise)嗎?我是……”

“什麽,你打電話給櫻桃先生?”

“是的,他真的姓櫻桃(Cerise)”

LOL,法國人的姓有時候真的太逗,無法解釋,姓“火腿(Jambon)”、“鴨子(Canard )”……甚至姓“傻子(Con)”都有,想必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會不會很委屈?

俺本來就是居家上班,所以對我來說,沒有多大變化,現在老公每天就坐在我的對面,共享大廳的飯桌,變成了早晚相對的“同事”,他一個開會就不准我打電話說大聲,我只好回他說:“Oui, chef!” (好吧,上司!)

每逢周一下午四點,我和巴黎同事們House Party視頻開會,大巴黎疫情全國最嚴重,有兩位同事出現疑似症狀了,但她們樂觀能幹的精神,很快又恢復正常。不知下次什麽時候才能去巴黎了,I love Paris!

“仔仔,快開起來,你要遲到啦!”,“女兒,要上課啦!”周一到周五,早上七點半過,我就得逐一敲孩子們的房門,半個小時洗漱和吃早點,八點得就緒上課。大的高二,小的初三,雖然獨立性都算強,但當媽的就是愛嘮叨的監督。

法國遠程教育系統算是完善的,平時就有網絡平台用於老師、學生和家長之間的溝通,系統上有詳細的教育提綱、課時計劃、作業。學校停課后,他們的學習基本不受影響。兒子有老師給連綫上課,女兒從初一開始,學校就派發教學用的iPad,停課后,她學校設有“網上教室”,可以和同學在綫一起做作業。

課餘時間怎麽辦?老公想了個小辦法:讓他們去拔花園草地的野草——蒲公英。一開始的兩周,老公要重複的提醒他們“哎,你們今天有拔蒲公英了嗎?”之後,每天吃完中午飯,兒子和女兒便習慣性的到地下室拿出膠桶,帶上手套,拿一把小鍬子,自覺地把一棵一棵地把蒲公英連根挖起來。一個月下來,500m2的草地大概都乾净了。所以說呀,孩子不論長多大了,還是要教育的。

禁足仍繼續到5月11日,但在還沒有疫苗、人口抗體比例不高的情況下,法國面對很多不穩定因素。縱觀歷史,人類不同時期發生大瘟疫的時候,都是反映人類道德敗壞的時期,人可不能忘記歷史的教訓,小編相信,最好的抗疫“良方”是明辨善惡,守著善良!

走遍法國部落格

我叫珍妮,是Voyager en France部落格的作者,本部落格收集法國本土人文風情,分享百分百的在地旅遊資訊,帶您深入法國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0 Shares
Share
Tweet
Share
Pin